网红”小姜拍出7千万天价!这幅超写实油画引爆视觉

2019-11-26
164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位名叫小姜的女孩刷屏了。她一头黑色秀发,颔首低眉,身上所穿的绿色毛衣和她肌肤上的纹理都纤毫毕现,让人怀疑下一秒她就会眨眼。这就是著名画家冷军的超写实主义油画《肖像之相——小姜》。

16日晚,《小姜》在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以7015万元的天价成交,成为全场最为耀眼的一件拍品。

冷军 《肖像之相——小姜 》

当晚,这件估价为4000万至6000万的作品从3000万元起拍后,价格很快飙升至5000万,之后争夺出现在两个电话委托之间,经过一番互不相让的激烈角逐,最终以6100万元落槌,加佣金7015万元成交。而在今年的嘉德春拍中,冷军作品《世纪风景之三》曾以4370万创造了当时艺术家的成交价纪录,此次《小姜》更让冷军跻身目前身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小姜》局部图

点击视频感受预展现场的《小姜》

冷军(1963年-),生于四川,毕业于武汉师范学院汉口分院,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油画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数次获全国美展大奖。高度近视的他,却用极其细腻的笔触,征服了无数观众。


冷军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油画的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其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极端写实。对于《小姜》这件作品尤为特别的是,它首先在大众当中火了起来。去年,一条关于该画的短视频在社交网络上获得数百万次点赞,人们惊叹于作品细腻和真实的程度。而在本季秋拍,从预展开始,该画就引起了强烈的关注:深圳预展期间,争相一睹《小姜》芳容者排起了长队;北京预展期间,《小姜》面前也聚集了大量举起手机拍摄的观众。

为什么这件作品会在拍卖市场取得如此大的轰动?因为这本是大家认为在市场上不可能出现的一件作品。冷军作品创作耗时很久,总量较固定,由于冷军早年准备建立博物馆,《小姜》又是其镇馆作品,不少藏家虽有意收藏,该作却是“非卖品”的存在。前两年该作品终于释出,此次进入拍卖市场十分引人注目。

据介绍,为这件作品,冷军创作了一年之久,从女孩细腻的皮肤到一根一根的发丝,从牛仔服上的布料纤维到毛衣的一针一线,《小姜》几乎代表了这个时代中国超写实油画的巅峰水平。有趣的的是,传闻画中的模特小姜,可能是因为受不了这份工作,在画家画了半年后不辞而别。后来冷军结合之前的一些照片和记忆,用模特道具仿制场景,继续画完了这幅作品。

冷军画中具有东方古典味道的美女,每一位都有独特的风情。不过,他在艺术生涯中画的肖像并不多。他的第一个创作阶段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叶,这一阶段他的作品主要是反映工业文明对今天社会带来的影响。第二个阶段是90年代末,此阶段可以看作前一阶段艺术上的升华与跨越。冷军试图以一种东方的眼光和方式透析现代文明的精神困境与症候。

冷军《世纪风景之三》局部

2004年左右,冷军的创作进入一个新阶段,由一直以来的静物,到想要挑战画人物的超级写实创作,回归传统和人文。冷军希望创作出如蒙娜丽莎般的美感和韵味。

有了这个创作意图和构想,他立即通过朋友寻找模特。冷军对模特的要求十分严格,细到肤色和手的形态,都要有些古典意味。当时,武汉邮政艺术团的小演员陈秀敏,在画家郭继锋的推荐下,进入冷军的视野。经过几个月的创作,冷军的第一幅人物肖像油画作品《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面世。

冷军《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

《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局部

2007年,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油画组的一幅作品让所有的评委在心中嘀咕,这幅作品,怎么是一幅喷绘?

于是,评委们满心狐疑拆开了画框,仔细研究之后,他们得出的统一结论就是,这就是喷绘作品,谁开这么大的玩笑?评委们要求组委会查明到底是谁,组委会打通了这个画家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就是冷军。而这件作品就是,《肖像之相——小罗》。当然,这幅作品不是喷绘,而是冷军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冷军《肖像之相——小罗》

其实,早在冷军创作第一幅人物肖像油画《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时,心存艺术梦想的小罗,就常常到冷军画室拜访。小罗是一所小学的老师,她感受到冷军创作的不易,更被其严谨的态度,和对细节的追求所触动。小罗毅然辞掉安稳的工作,成为冷军的第二个模特。

做模特的日子十分枯燥辛苦,每天早上八点开始作画,小罗一个姿势就得保持一整天。如果某一块未完成,冷军会一直不停地画下去,有时收笔已是深夜。

小罗与《肖像之相——小罗》

后来,小罗选择到广州美院进修。毕业后,执着于艺术创作的小罗回到武汉,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并结为夫妻。2009年,小罗的作品还入选全国美展。

2011年, 小罗如愿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 毅然去北京求学。可冷军又开始了新的作品创作,无暇分身看她。孤独中,她觉得两人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两人最后选择了和平分手。虽然结局遗憾,但两人却互相成就了彼此。

冷军《小唐》

《小唐》局部

“小唐”是冷军在一家小餐馆吃饭时,遇到的一个普通的打工者,但她脸上那种不谙世事清纯感正是冷军所寻找的。冷军曾提到,《小唐》中的人物形象是清纯甜美无邪的,就像西方教堂里的童女那样纯洁,她的形象和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似乎有着鲜明的对比。

冷军自画像

对于冷军极度写实的作品,艺术界也有不同的评论声音,有人认为,堪比照相机的画面究竟有多少艺术性有待推敲,“这究竟是画还是照片”更是关于冷军作品的经典争议。但在冷军《肖像之相》系列人物肖像作品面前,人们往往能够感受到画中人物的平静与祥和,被其身上散发的古典意蕴所吸引。

冷军并不认为自己是“照相写实”画家。他一直坚持写生,而不是在照片的基础上“超越照片”。他在文章《自圆其说》中表示,自己有意回避了古典写实绘画因炫耀技巧而大量堆砌物象的矫饰主义手法,使得减少了内容的画面因单纯而更显强烈,还剔除了大量与美学无关的内容,使画面更加纯洁,更加神圣。

来源: